连云港市赣榆外国语学校徐立刚名师工作室网站

最美的风景在课堂

作者:2016-11-23 11:35:10     来源:      浏览次数:      发布时间:2016-11-23 11:35:10

最美的风景在课堂

——有感于洪宗礼老师的教育追求

连云港市赣榆外国语学校   徐立刚

仰慕洪宗礼老师是从1996年秋季试用洪宗礼主编的《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语文教科书》开始。2012年12月25日,江苏人民教育家培养工程培养对象第二期中学教师一组第三次活动在泰州中学举行,期间,笔者有幸面对面聆听了洪宗礼老师的教诲。对这位“教坛英杰”的学术成果和人格魅力的形成和获得原因有了进一步的感受和“触摸”。洪宗礼老师一生只有一个目的——“树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母语”教育,一生只有一个愿望——改变世俗的教师职业观。他的追求,他的执着,他的理想,都在昭示最美的风景是课堂。正如洪宗礼先生所言:“教师肩负着‘塑人’的使命,如果给教师拍照,最佳角度在讲台上。”

一、教育家,生命浸润在课堂

袁振国在《这就是教育家——品读洪宗礼》一书中说:“洪老师的课堂是富于智慧、充满生机活力的课堂。他的课堂涌动着一种称之为实践智慧的东西,拥有丰富的实践智慧正是教师专业发展的至高境界。”

听洪宗礼老师自己介绍,他一生从事语文教育,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1960年——1977年为第一阶段;1978年——1997年为第二阶段;1998年至今为第三阶段。

第一阶段,教材改革实验与锤炼基本功。

洪老师胸怀远大理想,立志成为一名“情操高、教风实、教艺精、知识博、基本功硬”的优秀语文教育工作者,几十年来,这十六字箴言一直挂在他卧室床头的墙壁上,是他能够游刃有余地站立在讲台前的真实写照与不懈追求,也成了他语文教育事业的真正起点。作为一名语文教师要“能写一笔好字,说一口普通话,写一手好文章,能背诵二百篇文章、三百首诗词,有较渊博、较全面、较系统的语文知识,懂得一些教育学和心理学知识,善于通过不同的教材采取不同的教法”,这是洪老师能将教育智慧之花美丽地绽放于课堂的基本功,而且他都做到了。正因为如此,他赢得了担任国家五四二制、五五制教材改革实验班班主任和实验教师的机会,并扎实开展实验,取得预期效果,为今后的发展奠定基础。十年“文革”似乎令语文教学改革停滞不前,而洪老师则潜心业务进修,学习逻辑学、哲学、写作学等专业知识。为迎接语文教学春天的到来积蓄能量。

第二个阶段是语文教材改革与探索。

洪老师在多年的教学改革中意识到,应当“用课堂实践中的教法来促进教材改革,又以更新了的教材来制约教学”。基于这一认识,历时十年,一套“单元整合,整体训练”的《义务教育三年制初级中学语文教科书》问世。这套实验教材,构建了“三一”(一本书、一串珠、一条线)教材体系,全套教材三十六个单元,形成读、写、听、说语文训练网络,交织成能力训练、知识结构、思维释放、心理发展的学科素养线。整个教材体系侧重课堂上师生教学活动,凸显学法指导,着眼能力提升。在探讨教材编写时,洪宗礼主编和教材编写组的编委说:“沙发要有弹性,教材与教学像画画,都要留白,留有学生自己发展的空间。水满则盈,月圆则亏,求多求全只会把学生成才之路堵死。”他考虑的依然是课堂上如何留给学生自主的空间。

第三阶段,语文课程改革与母语教育研究。

洪宗礼说:“撼山易,撼我钟爱的语文教育大业难。”“我一生钟爱母语,亲近母语,弘扬母语,钟情于母语教育”;“一个不爱母语的语文教师,必定不是好的语文教师,一个不爱母语的教材编者,永远也编不出好的母语教材。”对母语、对事业的挚爱可见一斑。冷板凳一坐12年,“扛鼎之作”、10大卷、近600万字的《母语教材研究》令教育界、学术界、科研界、出版界震惊就不足为奇了。2008年初,《母语教材研究》出版座谈会在北京国际大酒店召开;10月,洪宗礼语文教育思想研讨会召开,镌刻洪宗礼母语教育价值与意义的生命之杯光鲜闪亮。

洪宗礼在回顾自己精神成长道路时说:“我认为,个人的努力,主要是学、做、思这三条。学,就是不断学习新知识、新经验、新理论。做,就是躬行,去脚踏实地地进行教育教学实践。思,就是潜心研究,勤于思考。教师是思想者,始终要有研究心。” 几十年来所有的诱惑从来没有撼动过他对语文教育的执着,虽然曾被任命为泰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扬州市教育局局长,但都被他婉言拒绝,他对教育的爱到了“偏执”的程度。一切困难都没有阻滞他对语文教育的眷恋,因连续三天三夜校对书稿而中风,如果24小时不醒就会有危险;欧洲考察回来,心跳过速;参加武汉课标教材主编会议,回来消化道出血、手术12小时、输血9000毫升、住院108天,仍然口述让女儿帮助打字向行政部门提交教材编写建议;做了校长以后仍坚持开公开课……他被封为语文届的“第一痴”。

法国哲学家巴什拉在其《火的精神分析》一书中说:“一棵树远不止一棵树。”这或许是对洪宗礼生命历程的最好解读。

二、教育“链”,思想凝练在课堂

洪宗礼老师说,教师应当是思想者,教育思想是潜滋暗长的;教育观念比教学技术更重要,先进的教育教学理念重于教育技术;教师如果同等于工匠,工作意义就很有限了。灵感应有实践的触动,教育思想有些是在教学活动中获得的,有些是在实践探索中获得的,有些是在反思中获得的。

洪宗礼语文教育思想的核心是他的语文教育“链”。在《洪宗礼语文教学论集》(1995年出版)的序言里,著名语文教育家刘国正、顾黄初指出:“引导——历练——习惯——素养,是洪宗礼语文教育观的‘主题词’及其教育‘链’。”

洪宗礼先生的语文教育“链”的理论支柱是“五说观”,即“工具说”、“导学说”、“学思同步说”、“渗透说”和“端点说”。这一理论始终捍卫“双主”教学观。认为语文教学过程的实质就是师生双方交往的过程,因而必须在教与学的过程中形成教师、学生双主体合力,努力实现“导”与“学”相融、“鱼”与“渔”兼得、“师”与“生”共生的教育目标。

据洪宗礼老师介绍说,2004年10月,他从泰州中学副校长的位子上退下来后一直坚守“三封”:“封腿”,不外出参观;“封口”,不出去作报告;“封笔”,不接受相关约稿。但是作为一位执着于语文教育的专家,他并没就此停止对语文教育的思考。

洪老师回顾自己40余年的教学活动,仍然记忆犹新。在设计《行路难》的教学活动时,“怎样启发学生准确地把握诗人复杂多变的情感,完整地理解整首诗蕴含的丰富内容?”这是教学的难点;他伏案苦思,研究教材,他对书冥想,寻求教法,诗人本该纵情豪饮、但因仕途失意而苦闷抑郁、怀才不遇而深沉愤激、茫然之中希望尚有、展望前程感喟不已、积极用世执着追求的感情曲线豁然在目;夜阑人静,洪老师为找到突破难点的方法而兴奋不已,那奋笔疾书的场景仍令他至今难忘。《一双手》的课堂上,“读书四到(眼到、口到、手到、心到)”“半截鹰爪形的老松木”“同学们互相裹手”的场面、学生们争着帮老师量手的长、宽、厚的情节……和学生们一起读书、活动、体验的情景如在眼前;《你看他(她)像谁》的作文课上,“人物速写”“‘白雪公主’讲故事”、两位同学的激烈“口角”……练、写、评环节中,跟学子们一起实践、思考、归纳的片段呼之欲出;《枣核》一课上,洪老师带进课堂的几颗枣核,“究竟重还是不重”,与同学们一起探讨、总结、提炼的镜头历历在目;知识、能力逐渐提升,学法、习惯得以养成,文化、学养不断积淀。经过近四年的过滤、凝炼,语文教育“链”内涵更清晰:知识技能、能力、习惯方法、情感与价值观等综合语文素养,通过历练、养成、渗透得以实现,语文实践、课内外沟通、语言与思维同步发展等要达成的语文教育目标得以完善。

洪宗礼先生所从事的语文教学实践与研究、教材体系建设与研究、母语教育与研究等都是以洪氏语文教育“链”思想为理论支撑的。洪宗礼先生高尚品格和教育情怀等也是在其长期的教育教学研究、教材体系建设与研究、母语教育研究等实践活动中发育和生成的。

2009年,洪宗礼老师当选“新中国成立60年课堂教学开拓者” ,或许是对“最美的风景在课堂”的最好诠释。